新闻资讯 News Detail
新闻详情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详情

矿工出海奇遇记:有人“日进斗金”有人被按“暂停键”

发布者:缅甸玉和集团-玉和集团官方网站-缅甸玉和集团开户 浏览21次 【2020-05-07 14:22:40】

  2020年以来,比特币在震荡中持续走高。对此,有人猜测,这可能与接踵而来的“意外”有关,如美伊关系的恶化、澳洲大火、叙利亚战乱等。

  比特币素有“数字黄金”之称,在很多人眼中具备避险、保值、转移资产等功能,这无形中加强了人们对比特币的“信仰充值”。

  然而,在矿工的心目中,这涨幅不过是“小打小闹”。他们早已形成共识:长期看涨比特币,而低成本获取比特币的最佳方式就是挖矿。

  当下,比特币挖矿早已形成一条产业链。矿机厂商、矿池、矿场、矿工等,则是这条产业链中重要的一份子。在国内,几十万负荷的矿场早已出现,国外又是怎样的情形?猎云财经经调查发现,在欧亚交界处的里海周围已俨然形成了“环里海挖矿经济圈”。

  本文将着重阐述“环里海挖矿经济圈”的相关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介绍挖矿市场整体格局、挖矿的机会与风险等。

  在世界版图中,有一片海域像婀娜的女子舞弄着“S”型的身姿。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咸水湖——里海。今天,里海沿岸的三个国家——伊朗、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均已成为重要挖矿国。

  尤其是哈萨克斯坦,在全球挖矿产业中的地位与日俱增,甚至被矿工认为是出海挖矿的首选目的地。

  此外,里海临近的国家,如格鲁吉亚、亚美尼亚、乌兹别克斯坦,甚至稍远一些的吉尔吉斯斯坦,也均留下了矿工挖矿的足迹。当地的矿业版图正逐步形成。

  这些国家,或是提供便宜的电费,或是打开政策开放之门,不管怎么说,总是在吸引着嗅觉敏锐的矿工们的到来。

  就像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一样,矿工往往是逐电而居。哪里有便宜电,矿工就会选哪里。

  在“环里海挖矿经济圈”,便宜电也是吸引广大矿工布局的重要因素之一。早在2018年上半年,我国有一部分矿工便被那边低至几分钱的便宜电吸引而开始布局。在18年10月,一些矿工甚至组团前往伊朗考察,此事件一度在业内引起不小的轰动。

  也正基于此,伊朗挖矿引起业内更多关注,一些不可思议的玄幻故事,比如,海关没收矿机自己挖矿等,也时不时发生。(猎云财经曾在《伊朗挖矿1个月可回本?有命能回才是真!》中进行过相关报道,欲知详情可查阅。)

  与伊朗相比,我国矿工对哈萨克斯坦的布局似乎有些“后知后觉”。2018年,他们在哈萨克斯坦的“动作”很少。直到19年初,我国去哈萨克斯坦考察的人逐渐多起来,但大部分人属于门外汉,有些摸不清当地的门道。

  据哈萨克斯坦比特币矿业协会内部人员提供的资料显示,中国人最初更多的是与哈萨克斯坦当地人进行合作建立矿场。截至2019年6月,哈萨克斯坦没有一家中国人独立建立的矿场,2019年下半年情况才有所改变。

  目前,我国矿工在哈萨克斯坦建立的矿场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与当地人合作建场,这种形式相对来说占据绝大部分,而且建成的矿场单体规模比较大。另一种是中国人自己建立的矿场,虽然数目较少,但也彰显出我国矿工海外建场的强大实力。

  而与我国矿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美矿工对哈萨克斯坦似乎“情有独钟”。在哈萨克斯坦的欧美矿工比较多,他们抓住了早期的红利期“日进斗金”,而且矿场规模比较大,有些大概在16万负荷左右,有些甚至更大。此外,欧美人成立的矿场经营时间也比较久,有的已经运营4年左右的时间。

  在吉尔吉斯斯坦则是另一番情形,2020的新年尚未来到之时,吉尔吉斯斯坦的政府便按下了挖矿的“暂停键”,它没有出示明确的文件规定,却把矛头指向了挖矿企业。据在当地挖矿的中国矿工推测,大概率是政治斗争的原因,神仙(两位总统)打架凡人(矿工们)遭殃。具体何时,政府再按下“开始键”,还要看事态的发展。

  总而言之,虽同处“环里海挖矿经济圈”,但包括格鲁吉亚、亚美尼亚、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在内,均存在着挖矿各异的情况,这里不再一一赘述。

  为使读者对“环里海挖矿经济圈”有更深入的了解,我们特选取了哈萨克斯坦这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国家进行详细介绍。

  哈萨克斯坦具有前苏联遗留的工业基础设施和电力设施,而且电价位于全球最低之列,因此也被一些矿工当作“挖矿天堂”。

  如今,哈萨克斯坦挖矿矿场主要分布在两个城市:一是首都努尔苏丹;一是最大城市阿拉木图。

  两者相比,首都努尔苏丹相当于中国的佳木斯,而阿拉木图相当于中国的新疆。前者太冷,虽然可以处理好开机温度,不会使矿机冻坏,但也会给矿工带来诸多不便。相对而言,从气候、温度等因素综合来看,后者更适合挖矿。

  但是,矿场选址并不仅由这些因素决定。在哈萨克斯坦挖矿,我国矿工一般与哈萨克斯坦当地人合作建矿场,这就如同一个生产线,每人处理好自己最擅长的环节,才能达到利润最大化。

  我国矿工一般负责处理矿机采购、运输等问题,而当地的合伙人负责矿场选址以及打通当地关系等。因此,在矿场布局方面要尤其考虑当地合伙人的选择。

  虽然在哈萨克斯坦,各个城市间的挖矿没有什么实质性区别,全国政策统一,挖矿合法。

  假设想要建立一个矿场,首先要做的是走政府立项等各种手续以得到建场资格。然而,合法之下,审批流程却并不简单。据猎云财经了解,这其中就要看各自关系,或者合作伙伴的能力,关系硬、能力强审批会相对容易些,耗时也会相对短一些。

  “哈萨克斯坦部门多,办事效率不高,而且电力结构复杂。为反垄断,他们实行分段管理,比如,电力基础建设是一个公司,售电是一个公司,管理维护又是一个公司,以此进行分解。”一位哈萨克斯坦矿场主对猎云财经表示。

  “电力公司的人很聪明,和他们进行谈判,很多细节,比如计量点、偏差考核、缴费、线路维修、供应保障等等,他们都要落到纸面上。”矿场主补充说。

  在签了电力合同之后,电力公司去协调配额、数量、供应等,这需要很长的周期。之后,要租地,跟政府申请立项,地勘设计,办理公司主体等。除此之外,还有政府那边的税收、消防、管理、建设审批等等。

  据猎云财经了解,政府和电力两条线都要跑,即使带着非常硬的人脉去跑流程也需要十几趟,历时至少小半年,才能基本搞通所有环节。如果关系不硬,那办起来会更复杂,耗时也会更久。

  早在2018年7月,哈萨克斯坦区块链和加密技术协会副主席列昂尼德·穆拉维耶夫(Leonid Muravyev)就曾表示,哈萨克斯坦的备用电力相当于全世界比特币业务所消耗电量的一半左右,立法者应该鼓励加密货币采矿,并表示这可能成为哈萨克斯坦的“新石油”。

  为充分利用丰富的电力资源,哈萨克斯坦采取了比较开放的态度以吸引“外商”的到来。在政策的利好之下,19年初,我国矿工李东嗅到了商机,加入了哈萨克斯坦挖矿的队伍。

  “哈萨克斯坦政府支持比特币挖矿活动,对挖矿行业很友好,正常挖矿不收税。目前矿工运输矿机到哈萨克斯坦,只需要正常清关即可。”李东向猎云财经介绍哈萨克斯坦挖矿的情况时表示。

  但他也提醒道,哈萨克斯坦挖矿要注意处理电网公司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各家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他举例说,比如,线路维修问题就很容易“扯皮”。一旦线路出现问题,政府有责任维修,但类似于计划拨款,需要时间来进行。与此同时,电网公司希望矿工先行垫付维修费用,以作为“谈判筹码”和政府聊维护合同和后续建设。这其中就有很多“路数”。

  “在哈萨克斯坦挖矿,也有矿工选择购买变电站以此降低电费,但这属于投资战略问题。”李东补充表示。

  受此次疫情影响,哈萨克斯坦方面通知20年7月1日以后才可以入境。李东表示,他虽然身在国内,但他的矿机还在正常运转,还是比较安心的。

  但有业内资深矿工表现出了自己的担忧,“目前哈萨克斯坦政府支持,还不收税,感觉挺好,但那是政府不清楚这个行业,等真发展起来了,几个亿投资就难说了。”

  也有矿工根据其实际调研情况算了一笔经济账表示,电费没有什么优势,去哈萨克斯坦不如在国内。

  无论在哪里挖矿,对很多人而言,矿圈都是神秘且封闭的圈子。而身在其中的矿工像隐藏在民间的“高手”,做着“闷声发财”的生意。

  在猎云财经此前的采访中,有矿场主说:“国内方面,矿场背后要跟电网、政府打交道,要处理这个层面的人,大多数人都搞不定,因为中国是个人情社会。国外方面,要面对不同的信仰、国情、政党以及海关等。整个流程下来,国外成本并不低。综合看来,国内各方面环境都要比国外好。”

  但也有矿工表示,国内外综合布局比较理想。比如,将国内淘汰下来的一些老款的挖矿设备转移至伊朗继续使用。

  随着比特币减半的到来,一代机皇蚂蚁S9即将走下神坛,但有矿工打起了囤积S9的主意。不但自己手中的矿机不出售,而且还收购了大批S9,准备让它们在伊朗等国“大展身手”。

  1月3日,伊朗军方灵魂人物苏莱曼尼被美军“定点清除”。作为回应,1月8日凌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向驻有美军的两个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数十枚导弹。此次交火使美伊冲突骤然升级,两国关系不断恶化。

  1月18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谴责美国。他把美国比作已经沉没于大西洋的豪华巨轮“泰坦尼克号”,称美国的命运也会同样凄惨。

  总而言之,挖矿是一门关系生意。除了一些表面的生意经之外,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操作。此外,还有一些外在的风险因素等等。海外投资机会与风险并存,投资有风险,入场需谨慎。

copyright 缅甸玉和集团-玉和集团官方网站-缅甸玉和集团开户 版权所有.2017 ALL Rights Reserved